应用宝下载安装

杨经理又用腿踢着李腾。

李腾似乎很疲惫,闭着眼睛没什么反应。

杨经理不由得很是感慨。

现在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很少见了,换了是别的男人,她都不敢多看他们一眼,多看一眼,他们就会想入非非,然后就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而她对李腾已经做到了这一步,李腾仍然毫无反应。

也不是毫无反应……杨经理瞅了瞅,似乎瞅到了什么。

但他却用坚定的意志抵抗住了。

意志这么坚定,他果然是个非常优秀的人啊!

嫁给这样的男人,肯定也就不会担心婚后出轨什么的了。

一想到婚后出轨,杨经理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前夫。

那个超级渣男,又胖又矮,她对他的外形条件肯定是很失望,但想着他有钱,然后这样的男人应该也不会出轨。

没曾想,这种外形条件,他居然还出轨。

17岁女生小虎牙笑起来整个世界都融化了

不只找小三,还找了小四、小五。

一回忆起以前那些事情,杨经理就怒火满胸。

倒不是还在恨那个男人,只是恨年轻时的自己。

爱慕虚荣,贪恋财富,嫁给那样的渣男,把自己的青春美好时光都耽误了,没有品尝到人生最美好的爱情。

现在她又被什么索命鬼给盯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挂了。

想到这里,杨经理不由得悲从中来。

……

李腾知道杨经理想和他做些啥。

但他一直很犹豫。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身为一名负责任的男人,哪怕只有一日,也是要负责任的。

到时候她如果挂了,他心中肯定会很歉疚。

所以,最好别和这种注定会挂的女人有什么瓜葛。

但是,都到现在这一步了,如果不再前进一步的话,着实有些难受。

这样吧。

如果她再对他有所动作的话,他也就顺其自然好了。

李腾打定主意之后,杨经理却没有动作了,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算了,她不主动,他也不要主动了。

“我有一件重要的事忘了办。”沉思了一会儿的杨经理突然爬起身来,向李腾要笔和纸。

她刚才想到自己被索命鬼给盯上了,也就突然想起了白天立遗嘱的事情。

不赶紧把遗嘱给立了,万一她挂掉了,她的女儿和家产就要落在那帮凶残无情的兄弟姐妹们手中了。

想起这事儿真是悲哀。

她在小时候最不受父母待见,长大之后却是兄弟姐妹几个之中混得最好的。

那帮兄弟姐妹一个比一个懒,在她经济条件好转之后,见到她除了借钱就没别的事情。当然,说的是借,是从来不会还的。

他们根本就没拿她当亲人。

现在她最信任的人,反而是和她同事了近两年的张萌迪。

如果她真的难逃一死,她必须得把这些事情安排好了。

虽然现在律师无法到场,但她手写签字的遗嘱,在法律上也是有效力的。

她还可以再录一段视频存在李腾这里,有了这些,她死之后,就不担心那些兄弟姐妹们找上门抢夺女儿的扶养权了。

李腾给杨经理拿来纸笔之后,她坐到桌边开始很详细地写起了遗嘱来。

最后还录下了一段视频,吐槽她的兄弟姐妹没有人性,表示绝不会把女儿让他们抚养,也绝不会留一分钱给他们,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

李腾听到也是很无语。

兄弟姐妹们之间的关系到了这一步,也真是悲惨。

那年代父母生一堆小孩的目的,大概是希望他们不在了之后,孩子们之间能互相扶持照顾的吧?

但结果往往相反。

这一堆小孩长大之后,如果都混得风生水起,就会比较和谐,互相之间也会扶持照顾。

但如果有的穷有的富,矛盾就会越来越多。

如果都很穷,见面之后就会如同仇人一般。

所以,没钱就别生那么多。

只是现实中,越没钱就越生的现象更普遍。

杨经理写完遗嘱,录完视频之后,回头一看,李腾居然靠在床头睡着了。

杨经理轻轻地给他盖上了被子,然后在他旁边躺了下来。

这床够大。

不知道他一个人住,为什么睡这么大的床?

看这床的样子,很古旧。

应该是家里留下来的老床吧?

杨经理给李腾盖被子的时候,李腾被惊醒了过来。

但他只是眯着眼睛瞅了杨经理一眼,并没有让她发觉他醒了过来。

今天他确实够累了,还是早些睡吧。

睡着了,明天才能拿到半夜里的音频,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

不知道过了多久。

李腾突然醒了过来,摸出身边的手机看了看,居然是凌晨三点钟!

这让李腾感到有些奇怪。

他这几天睡觉,夜里从来都没有醒过。

或者说,他没有‘亲自’醒过。

都是监控视频里的‘他’在夜里三点钟醒来,然后拿出手机开始听音频。

但今天夜里,他‘亲自’醒了?

情况是不是开始有什么变化了?

李腾又拿起了手机。

按照先前几天夜里的规律,现在的他应该拿起手机听电话,按下免提,然后播放那些预测音频。

但是,他不知道该拨打什么号码啊?

会不会……与那个烧毁的旧手机有关?

只有那个旧手机才能听到预测音频?现在他换了手机,所以亲自醒来了?

如果这样的话就太糟糕了。

卧室里的灯没有关。

杨经理仍然静静地躺在他身边,睡得很熟。

四周显得特别安静,安静得让人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外面厅里突然传来了‘咔叭’的一声。

就像外面有人把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一样。

“谁?”

李腾大喝了一声。

杨经理被惊醒,揉着眼睛坐起了身来。

李腾对她做了个‘嘘’的手势。

杨经理正准备开口问李腾什么,看到李腾的手势,连忙噤了声。

就在这时候,外面厅里传来了清晰的脚步声!

杨经理听到那脚步声,吓得脸色有些发白,伸手下意识地抓住了李腾的手臂。

看起来索命鬼没准备放过她,都跑到李腾家里来了!

章节有问题的,稍等两分钟,然后轻点一下屏幕中心处,在弹出的菜单左下角点击目录返回目录界面,然后再按住本章节几秒,就会有是否重新下载本章节的提示,点击确定就可以进入正式章节界面了。

网页版的刷新网页就可以了。

。冲去瞅了一然圈李腾出猛

,却了忙生门现。然间关腾李着居卫向是发生的看连间的卫

醒不些那收是岂来了?到真天不明测频音,预话的

水里没发也头有。池

。灯腾生的间了卫摁李亮

骂卫!又房来了脚了声腾大抬一起猛踹的。“,向”李生滚间门然出

?同答定腾经梦”淡理很能们我了“的吧地李做可回。杨了样

“啊”!

。有,人肯里可面以定

隐可藏,。能也着索然当线某种

梦恶吗?

已子有,,也初没恢血发头没镜经如滴复有。

说好。不

?坐了身起

龙滴秒在形没嗒钟里,落洗的头声几’‘就,、下手。成池一音每水会‘隔有紧水了’嗒关滴

的理惧,知了道你更”么加经恐神情杨?是。怎“

追吗续杨经理继杀?

水有团手,的发大色头。腾黑洗过一,手的李了下洗长池去的池走水住发里堵现口

杨仍经理魂定惊未然。

了的看尖地啊叫卧李出来动惊后一理里阵杨“腾出。”室身从的的发,经声天着!

腾有望失些李。

推去被门现卫锁发门,腾了面却了里步想开李。生,过从大的间反冲

来人“么”什?滚!出

有么厅。异外没里面响什

这?”“就

经得尖防理来杨不。吓及起了叫猝

把过打手头洗完了水在淋之湿又拉下李龙上,,后水的身池巾过毛脸龙方水头腾开后。抹转手,洗放

里有人。没面

向间的出传来方。了

就静水是入安种潜觉。的下那感像

安房得的整安。,异声了失,变消里个诡静很子无比静步脚

这就。了奇怪

怖在他取杂吓镜然这,唬恶些恐趣剧一编。梦头掺的的情恶中导是,和总剧些乐演味后

个向她,连做被又了势她了‘手忙叫尖给的跳。嘘的一声李吓腾’

里笑笑了子他镜。也的

又!”“来

起身上。从坐了床

现情诡可。能不么异这实事中生的发

开镜又子。腾,了的眼面李是睁被,毛了了看,却吓这巾拿跳向前睛一开抹脸才完

是一梦不吧这?次

真于。笑笑李是的了腾

‘今’是经零说着。,频的音都理到全安之也前只了天天为止的在时就昨此,杨意里味

出。李卧了房向腾头探看室门

的后你后身但,是的”…你…身“,

?谁发的头长

李。回了卧室腾里冲忙连

是手里发池洗滴声从。来的水出

腾得了后李身,杨连。色的苍理吓白躲在忙经脸

笑像有好。没他

。里着着开些碎一的低是很头悬挂镜发垂裂人面渗,

发我鬼腾一盆起先大张”回。个咬头那是了,前口梦“了血?开的李是想长有个不?

开后了睁看子他向把。眼再洗镜脸然,再次次了

的没卫间生。有次房关这门

一冷。身汗的

脸右,上细切仔去察向动镜过后。了近左里然的移下镜面腾把李凑并,着观一子着

天还新是样。又遇她的遭,追杀未个数里怎一的知会

声脚厅一时这里传外了在面就候来。阵步,

半。似手还,西池乎有洗有里水的东池别

仍醒他在清,有然定没梦。在可李并腾现中是以肯

门,。杨拳发是落理经快的的人头候边下时现才

都正。很常一切

面,开马冲腾着放来。里了起水掀桶李盖

怎的镜?他笑里子在么

…,喘后…像李我梦于之…下。“腾,终做恶经来…镇气定”了…了好理到杨看我…我着

可的。很已天能追也杀经了的一开新始

……转身他拳忙挥连

时人觉感着有间生门然候卫,腾边!就这突在李

保活存要办必想她的。他法须证

的室街异声像间安听诡隐也般的,远音不卧以静那到前房隐的可先。处面

现向来过张咬一然腾一,猛大回了后了他头口,出。血盆身李

后你结我生…到不是,“床间你里去卫有…到梦,,在外果静…醒之走上面听在于…来我动,看出我

及叫来李坐声了起地,被了了轻一防猝身。不腾惊下猛一

水头。也没龙滴水有

卫急身,轻觉着是厅间到轻些来里生于是出,方卧腾室有。过脚倒起去尿面走感了走了向外手李向

。,候的脚声来就步在室传这了向时又方卧

,没杨有的还务能务这经李到她着理果找死他能觉次法方很任输情剧的情腾剧。如死的解能感他不可决会话掉,,任

不的音声面远。到处了街听也

清感刺似了的多乎冷觉让醒。李激水很腾

的吧?了他醒来不会真

杨了说经惧到。脸极出理这里情的为,神恐露上又

小走。结心…出现从地来里果面杨翼发…了经翼理

,澡。腾他时的楚候地记而家杨没没候,门没门卫习的,的洗经也生闭的可惯生回觉,楚清里间清间房李房他澡关洗有房睡关闭顺洗有手他时的有完,人其得去间澡才卫,理且

始零时在,一新了。的天了开现过

进刺来了客?有闯

面镜,墙却没的落掉上有了但碎开裂。

水始里,根,部着血后然往。那发头开下淌的滴从

理内向李容的问梦?“一恶又。么什杨了”腾声经

”?问了杨么理向“怎腾了一李声经。

灯。身杨房地理着的静开他边得经正在,躺静间睡熟,很里

不这一做在次梦是?还,是

里卧传突尖杨然理室经了叫的来声。

经是?后理身谁的杨

确到己腾自摸是底脸的摸不自笑有认。李在没己,有了还

安他个排该!激吓几也头。能点镜不不刺一高再然吓应儿啊

头了李腾镜。子的回又卫来生间瞅瞅

吧自他在?是笑己

弱把。脆李门腾卫生开间,它脚了就踹很锁去给的一下

光洁也是什么。如,还没初有

…啊“…”啊……

醒就些清的很隐要两,但梦楚情关把才线有梦中索么那能可然与有虽了,解在然现在是剧清,的一对。梦他切清会人楚一既的中藏这是就

第628-629章 梦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