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成人短视频

不管西南七宗的弟子心里如何想,他们仍然是不敢强闯剑门的,在恼怒了片刻后,这些弟子也选择了与现实妥协,不管对剑门的感官如何,总可以先抓住这千载难逢的修行机会再说嘛,虽然进不了剑门,但在外面也能沾沾光。

子午山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只有风与鸟的鸣叫。

日头爬上高天,山中的灵气微妙地紊乱了起来,最先察觉到这一点的,自然是亲手画阵的阵师们。

苏启和宇文柏联手,已经画好了一成的阵纹,万剑藏山很复杂,虽然占地要远比护山大阵小,但精细程度却远超数倍,在这样一座只有三四百丈高的荒山上描画如此繁多的阵纹,对于两人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而当阵纹刚刚画好一成时,山中的灵气就突然涌动起来。

苏启是最先察觉的,为了画阵,他会不时地开启灵眼,也因此看到了散乱的灵气忽然聚在一起,如一条条涓涓细流,涌向天空,苏启猛然回头,惊异地发现,这些灵气竟然是涌向空中的那些异像的。

“怎么回事?”

宇文柏也意识到了不对,阵法显道虽然条件苛刻,但毕竟有那么多的宗门王朝在,每年出现的次数还是不少的,其中有一些会引起异像叠生,也多是勾动道痕,唤出了远古时代烙印在岁月中的一角画面,有蛮荒的大地,有数不清的异兽,有到处生长的神树灵药,堪称是修士梦寐以求的圣地。

但从未出现过大帝的幻影,万剑藏山究竟有什么特殊,能唤出这位大帝留在岁月中的画面?

随着灵气不断涌入,大帝幻影竟然开始凝实,周围的气息也瞬间一变。

有一种难以说请的威压流露出来,也有越来越多的东西浮现。

大帝脚踏山峦,头顶天穹,背生神树,右手中漂浮着一朵白莲,它本来飘忽不定,时而现身,时而消失,但此刻却像是凝实了,静静地悬浮在大帝的右手,莲心中涌出万道白光,垂落在大帝脚畔,大帝的左手垂在腿边,手里似乎抓着什么,但还没有显化出来。

动人的女子走在田野间

苏启和宇文柏都犹豫了,两人不知道是否该继续下去,这个场面实在太过古怪了。

“峰主不妨继续。”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苏启耳畔响起。

苏启猛然抬头,山外站着一个老人,须发皆白,消瘦单薄,看上去倒是颇为仙风道骨,他身后有十数人,皆是御剑飞行,正目光凝重地盯着大帝的幻影。

“长留山主?”宇文柏惊呼一声,与苏启一同匆忙行礼,“宇文柏见过山主。”

长留山主笑了笑,“你父亲可还好?”

“家父闭关已有七年,前些日子传来家书,说家父已经出关了,不日将北上入天王关,不过晚辈还没能见到他。”

“两族大战,风波甚广,连你宇文家也避不过去,过些日子,老朽也会北上,倒是能与你父亲聚一聚,”长留山主轻叹一声,目光落到大帝幻影上,“宇文乃是阵师大家,家学渊源,可知这等异像的来历?”

宇文柏摇了摇头,“家中记录阵法显道三百余次,但从未出现过大帝幻影。”

“那峰主呢?可有想法?”长留山主继续问道。

“只知道与这阵法有关。”

“山主,这位大帝到底是谁?”长留山的一位长老低声问道。

长留山主凝望着大帝的幻影,悠悠说道,“三千年前,天机阁曾在南岭挖出了一块古碑,上面零零散散地记载了一些故事,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人族是这片大地的主人,但妖族从天外闯了进来,与人族争夺这个世界,那时颠倒山上有四位妖祖,战力无双,人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没有真正赢下这场战争,最终不得不与妖族达成了协议,北原归妖族所有,其余地方归人族,两族共同在这片世界生存下来,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

“这个故事太不完整,没有详述那场战争的过程,也没有说妖族是从何处而来,但最关键的是,它只写了妖族有四位妖祖,却没有写出人族这方的实力,东西南北中,人间五域,人族占了其四,能在四位妖祖手中拿下这等战果,你们认为人族这边,该有几位大帝?”

长留山主看着那株神树,“天剑之木乃是上古神树,这种神物早在七八万年前就已绝迹了,而这位大帝背靠神树,很有可能就是十万年前的古帝,他或许就是带领人族打赢那场大战的人王之一吧,只可惜,他的名号掩埋在了岁月中,无人知晓。”

十万年前的古帝吗?

苏启回头一瞥,灵气涌入的速度似乎慢了下来。

“峰主不打算继续吗?”长留山主问道,“这或许是瞥见过去的好机会。”

苏启望了一眼各山上的弟子,有些迟疑。

“若峰主是担心山中弟子的安危,我可以出手护持。”

苏启咬咬牙,事已至此,阵法已经开始布置,没有退缩的机会了,他轻轻挥手,屏障裂开,“请山主和诸位长老入山。”

“还有我等,也可为剑门道友出手护持!”

一道浑厚的大喝从南方传来,数道人影在空中疾驰,几乎化成了虚无一般的影子。

有长留山的剑客不爽地冷哼道,“缩地成寸,是皇庭山的那些牛鼻子,这些家伙真是阴魂不散,走到哪跟到哪。”

“王谢生你这是何意?你我皆是剑门邀请来的客人,哪有什么高下之分?少在那摆主人的架子。”

几个道士在剑门山外停住,为首者是个中年人,眼睛很小,微微笑着,他对苏启拱了拱手,“皇庭山颜文,应峰主之邀来参加剑门论道。”

颜文,皇庭山大长老。

“请颜长老入山。”苏启打开了屏障。

“数月不见,山主依然仙风道骨,不知打算何日飞升而去?我皇庭山上下必会焚香扫洗,以示庆贺。”颜文飞落到长留山主对面,拱手行礼,虽是笑眯眯的,但说出的话却是冷嘲热讽。

“此事不急,我倒是听说皇庭山的徐长老也在前日动身北上了?颜文你可要小心一些,这徐长老天赋过人,若是在北原立下大功,你这大长老的位置怕是就要让贤了,当然,这对皇庭山倒是一件大好事,毕竟能者居之嘛。”

苏启和宇文柏对视一眼,眼睛都跳了跳。

这两家不愧是对头,一见面不是打就是吵,即使是山主和大长老也免不了俗。

“听说长留山主与颜长老是旧识,年轻时关系就不好。”宇文柏传音入密,在苏启耳畔解释了一句。

“哼,”颜文没再出口讽刺,而是抬起头,仔细盯着天空中的异像,眼睛眯了起来,这让他本就细小的眼睛看上去如一条缝,苏启本以为他是在看大帝幻影,但没想到他其实是在盯着大帝手中的那朵白莲,“道果白莲,这东西竟然真的存在于世。”

“这便是道果白莲?”长留山主也没有继续嘲讽,有些惊讶地问道。

“嗯,”颜文面色凝重,注意到苏启等人困惑的目光,开口解释,“道家有一个传说,认为世间有一株神莲,它是人间大道的果实,即使是凡人,吃了它也可一朝闻道,拥有大帝道果,但其实道家修士没人认为它真的存在,只是当作前人对于帝境的一种渴望罢了,可从这异像看来,道果白莲是确实存在的东西,只不过它是否真的与传说相同,能让人一瞬成帝,那就不得而知了。”

“大帝左手中似乎攥着什么,”长留山主说道,“颜文,你修了勘破源眼,能否看清?”

“看不清,它根本没有显化出来,勘破源眼也没用,”颜文摇摇头,“还有,不止是左手,大帝的右肩上似乎也有什么东西。”

“我也注意到了,那不是器物,像是某种生灵。”

“太淡薄了,需要更凝实才行。”

这两人虽然彼此嫌弃,但讨论真正的大道时,却还很有默契嘛。

苏启和宇文柏不约而同的产生了这个想法,又忽然感受到了两股灼热的视线。

“峰主还不去画阵吗?”长留山主笑眯眯的。

“别发呆了,有我二人护持,即使出了差错,也能保下你山中的弟子。”颜文也很急躁,“快动手画阵!”

“好。”

苏启和宇文柏对视一眼,周身灵笔穿梭,同时开始画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