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软件

“你……”石幅宽气的牙痒痒,双眸半眯,戾气极重,“你他么说话注意点,小心狗命。”

“来杀我啊笨蛋,狗屁不是的玩意,能进来一步算老子输。”

“你该死!”

石幅宽恨不得第一时间冲上去扭断他的脖子,脚步却没动。

他知道星辰殿有阵法存在,上去只有自讨苦吃罢了。

“我该不该死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拿星辰殿没有办法,只会拿一些百姓做威胁。”

“东方白若出来应战,我何必杀一些无辜之人。”

“说你歪理还不信,脑袋灌了两吨屎吧?

应不应战是我们的事,拿局外人开刀就是疯狗乱咬人了。”

门口守卫懒散道:“不仅如此,还往我们星辰殿身上扣屎盆子,人是你们杀的,不是我们杀的,要恨的也是你们,与星辰殿无关。”

“呵呵,恨谁无所谓,我只想知道东方白到底出不出来。”

“乱危城的人跟我们又没啥关系,是杀是留,随你们便。”

山野溪水间光脚美眉戏水湿身照

门口侍卫回应道。

“这就是东方白的态度?”

“脑子有毒的人始终有毒,说不明白。

你杀谁和我们有鸡毛关系,又不是星辰殿的人,随便喽。”

“好,那老子就让东方白亲眼看看千颗人头落地。”

石幅宽右手抬起。

“我们家少爷还在睡觉呢,看个屁。”

“杀!”

石幅宽手臂一落,一顿刀光闪烁,千颗人头齐刷刷落地,令人不忍直视。

鲜血狂喷,呲呲作响。

这种场面太过血腥,太无人道。

门口守卫依旧不管不顾,一句话也没说。

“东方白,你明天再不出来应战,老子还会杀一千人。”

石幅宽高声喊道,确保殿内之人能听到。

“你这个沙比,我们家少爷在和素素姑娘睡觉,喊你奶奶个腿。”

“老子说到做到,明天依旧会杀人。”

“滚吧,只要不打扰我家少爷,你爱杀多少是多少,屠光乱危城也和我们没有半点关系。”

“哼,等着!”

石幅宽冷哼一声,调头就走。

……第三天!又是一千人押了过来,双手被绑,跪在地上。

石幅宽又是一顿乱喊,像是吃了疯狗药一样。

说东方白胆小怕事,不是个男人,有本事你就出来啊。

诸如此类的太多太多,像个八婆一样唠唠叨叨。

这次门口守卫连话都懒得说了,任由他发挥,但也会不时的刺激两句。

又是千条人命!……“怎么样了?

东方白有没有应战的意思?”

阎罗严扭头问道。

石幅宽叹息一声,摇摇头。

“这种办法逼迫不了东方白,继续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就像他所说,杀光了也不管星辰殿的事。”

这句话只不过东方白故意为之,就是让所有人知道,其余人的人命威胁不了他,也不受任何人威胁。

一旦这次被威胁,将会是白大少的一个弱点,致命的弱点。

为了以后与将来,纵然死上一些人,他也不会动手。

本想动手的,也不会动。

“那该怎么办?”

石幅宽不知所措。

“如果东方白一直不出,不予应战,我们拿他并没有办法。

星辰殿的阵法三狼城主没招,束手无策,我也无能为力。”

阎罗严背负双手道。

沉默了,现场一片安静,陷入了僵局。

“要不我们强攻一下试试?”

石幅宽不甘心道。

“试试?

怎么试?

傻子不成?

明知不可行,难道自讨苦吃?”

阎罗严呵斥道。

“阎城主教训的是。”

石幅宽低下头认错道。

“明天回去,这件事就此作罢。”

阎罗严决定道。

“我们来到乱危城什么也没做,连东方白的面都没见到,这般回去我不甘心。”

“你不愿回去就领着三狼城的侍卫在此地驻守吧,我要回去了。”

阎罗严不满道:“三狼城主求援,我阎罗严半句废话未说,领着自家的高手前来相助。”

“现在敌方不予出动,陷入了死局,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斧王城主这般做,确实算的上仁义,没毛病可挑。

“阎城主你别生气,我……”“不是生气不生气的问题,而是不得不走,不走又能怎么办?

你有办法吗?”

“如果有,可行性很高的话,本城主可以考虑采纳。”

办法?

他石幅宽能想出什么办法,有个锤子想法。

“既然没有不走干嘛?

待在这里浪费时间?”

阎罗严反问道。

“唉!”

石幅宽叹息一声:“那就随阎城主所说,撤军!”

……“少爷,阎罗严撤军了,人员已经出了乱危城。”

琴素素前来禀报道。

“走了吗?”

东方白微微一笑。

“嗯!”

“计划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那就行动吧。”

“明白!”

琴素素应了一声,随之走了出去。

嗯?

这啥意思?

瞧这意思要动手?

干一票?

白大少不是不动手吗?

怎么肥四?

其实不是白大少不动手,而是不想被人逼着动手,不想让人牵制,就这么简单。

有了牵制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凭借石幅宽滥杀无辜这一点他就该死,必死无疑。

如果没有滥杀的情况,东方白不准备动手,可如此行为简直丧尽天良,不杀不足以泄愤。

所以他必须死,没有转圜的余地。

……四万大军陆陆续续撤退,骑马的骑马,行走的行走。

石幅宽心情低落,愁眉苦脸,总之不高兴。

不仅他,士气也比较低沉,无精打采。

现在他们距离乱危城大约快百里了,一条路很宽,两旁有高高的草丛,无人打理。

荒郊野岭,谁会去管这些,道路坑坑洼洼还没人管呢。

一行人就这么走着,不紧不慢。

突兀,阎罗严抬起手来,神色变得紧张起来,一对眼眸犀利无匹,看向四周。

“哗啦!““哎呦!”

“啊!”

“嗤!”

在这行人的中间位置出现一个大坑,很长很长,大致看上去不下百米。

底下部是尖锐兵器,长刀长枪,各种利器。

这段路实则已经被挖空了,下方之人不需要多大力气便可捣毁,延绵百米。

深坑出现,侍卫躲闪不及,一部分掉了下去。

一旦陷入,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