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安装包链接

邓布利多的话语如同一柄利剑,打碎了伊凡对魔法界浅薄的认知,让他重新开始审视巫师和麻瓜之间的矛盾。

不过越是深入去想,伊凡就越是迷茫,因为他根本想不到这个问题该如何解决。

毕竟巫师们并非是团结一致的,而是散落在全世界,各有各的想法,连最基本的决策都没法做到统一。

即便他将来能在英伦取得一定的成果,也无济于事,辛苦建立起来的信任说不定就会被哪个地方暴乱的巫师破坏的一干二净。

这还仅仅是巫师这边带来的麻烦,相较之下,更为棘手的还是麻瓜们的想法。

作为一个普通人,突然得知这个世界上存在巫师,他们会使用各种神奇的魔法,能够轻易的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中,又会萌生出什么样的想法?

羡慕、嫉妒、亦或是恐惧、敌视?

另外那些当权者们又会怎么想?会不会将巫师的力量视作是一种威胁,心生忌惮,甚至将打压巫师当成是讨好选民的手段。

想到这里,伊凡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他的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不同人种、宗教、性别、民族、国家导致的差异化尚且会让人们相互歧视、恶言相向、乃至于引发战争,更何况巫师和麻瓜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生而具备魔法的天赋固然是一种优势,但这种优势很容易演变成傲慢,最后形成血统优劣论。

不,应该说类似的思想已经被很多的巫师所接受,就连韦斯莱这种亲近普通人的纯血巫师,在提及麻瓜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展现出身为巫师优越感。

不一样的放肆感

如果说巫师们的数量能翻上一百倍,那伊凡毫不怀疑,全球麻瓜只有被统治的份,所谓的人人平等将成为一个笑话。

但很可惜,巫师这个群体终究只是少数,麻瓜的数量起码是巫师的上万倍,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

同时,人多势众的麻瓜们,也不可能忍受作为少数群体的巫师给他们带来的威胁……

这种割裂感或许就是导致使得战争爆发的根本原因!

“所以才会需要……”伊凡喃喃的自语道。

他之前一直认为保密法的存在,很大程度上使得魔法界缺乏与外界的交流,故步自封,现在看来这项法律反倒是利大于弊。

因为它将麻瓜与巫师的世界隔开,消除了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怪不得这道法律能够得到各国魔法界的一致认可,并持续至今。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既是在保护麻瓜,也是在保护着巫师……这是他们和我们能够和平共处的关键!”邓布利多郑重的说道。

伊凡点了点头,他先前的想法的确考虑的不够全面,把问题想得太过简单,忽略了很多重要的事情。

当然了,这不代表着伊凡认可将保密法继续实行下去,毕竟巫师不可能永远隐藏自己的存在……从现在开始一步步尝试接触缓解矛盾,总比日后突然被揪出来的好。

至少现在巫师还掌握着主动权!

伊凡针锋相对般的诉说着自己的理念,在他看来,未来的巫师想要隐藏自己的行踪只会越来越难,因为巫师和麻瓜并非没有任何的交集。

比如在英伦,觉醒了魔法天赋的小巫师都会收到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他们的家人也会因此得知巫师的存在。

这些人当中有对巫师抱着善意的,也有德思礼一家那样厌恶魔法,十分讨厌巫师的麻瓜。

无论他们的选择如何,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都会主动或是被动的在麻瓜的世界散播有关于巫师的消息。

魔法界直到现在都没有暴露,完全是因为麻瓜们传播消息手段暂时还很落后,再加上有着麻瓜政府在帮忙扫尾、掩盖的结果,否则全凭魔法部的雇员,根本就忙不过来。

“保密法将这个平衡维持了三百多年,我想这已经到达了极限,我们恐怕不会再有下一个三百年了!”伊凡很是严肃的说道,除非全球的魔法界同时对巫师进行更为严格的管控,要不然最多五十年他们就将直面这个大麻烦。

半个世纪的时间看起来很长,但想要促进巫师与麻瓜之间的交流,这点时间显然是不够用的……早做总比晚做的好!

拥有了魔法石以后,伊凡的寿命已经大幅延长,活上几百上千年都不是问题,所以其他人可以当个甩手掌柜,将麻烦丢给后人来烦恼,他却不行!

就算巫师与麻瓜的战争两个世纪后才会爆发,他也终究需要面对!

邓布利多静静的听着伊凡的话语,既没有出言表示赞同,也没有出言反对,他无比清楚保密法只是权宜之计,可也同样明白一场变革将会带来什么……

这将彻底打破麻瓜政府与巫师之间长达数百年的默契,让这个世界迈向混乱与未知……

宽阔的校长办公室内,气氛顿时凝结了下来,邓布利多那半月形眼镜下的双眸紧盯着伊凡不放,目光中满是审视的意味。

伊凡也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拥有大量魔力随意挥霍的他,已经足以与黑魔王匹敌的战力,虽然还干不过手握老魔杖的邓布利多,但对方明显带着伤,战力肯定会有所削弱。

就这么足足僵持了好一会儿,邓布利多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你说的不错,哈尔斯,魔法界需要作出一些改变……”

伊凡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然而还没等他松一口气,邓布利多便继续出言说道。

“但你没法给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不是吗?”

“增加巫师与麻瓜的接触,就意味着会增大暴露魔法界的风险。自十七世纪末实施以来,隐藏已经成为了全球魔法界的共识,曾经很多人尝试过打破这种现状,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你需要面对的阻力只会比你想象中要多得多!”邓布利多似有深意的说道。